律师介绍

汪俊律师 汪俊律师,资深刑事辩护律师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,正式执业办理了大量的各类诉讼案件(包括:合同纠纷、经济纠纷、房地产纠纷、侵权法律纠纷、婚姻家庭法律纠纷等等),但以办理刑事案件和公司法方向案件(含担任公司法律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汪俊律师

电话号码:021-52370950

手机号码:13127891168

邮箱地址:wangjun_lawyer@126.com

执业证号:13101200310322040

执业律所: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上海市延安西路726号华敏翰尊国际广场13楼

成功案例

"美女老板"集资诈骗17亿

江苏常熟一"美女老板"集资诈骗17亿,最终,因犯集资诈骗罪、合同诈骗罪和抽逃出资罪,数罪并罚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【人物介绍】

顾春芳于1972年3月出生在常熟市虞山镇,自幼在常熟市碧溪镇读书至初中毕业,后至常熟市钢铁厂办公室做了2年打字员,1992年到碧溪镇供销社做了3年多化妆品柜台营业员。

1995年,常熟招商城成立了一个模特培训班,也许是不甘于小镇生活,身高一米七的顾春芳来到模特队成为一名模特。当时模特队的负责人黄小姐对她印象很好,两个人多年后一直保持很好的朋友关系。黄小姐后来不仅自己借给顾春芳91万元,还介绍多个朋友给她认识。

顾春芳长得漂亮,身材高挑、皮肤白皙,加上能说会道,很快在常熟生活得如鱼得水。当模特的经历拓展了她的交际圈,人脉关系网也逐渐搭建。顾春芳出演常熟当地城市形象宣传片《世上湖山天下常熟》的经历让她广为人知,片中古装打扮的她长发飘逸,在代表常熟历史文化的虞山上手抚七弦古琴,此后顾春芳有了“常熟第一美女”的称号。

顾春芳的“漂亮”让她名气越来越大,成了常熟的明星人物,很长时间,她作为模特展示服装的巨大广告牌立于当地华联商厦的外墙上。

顾春芳在常熟获得名气后,开始做“大生意”。她的“借贷史”也由此开始。

【诈骗经过】

根据检察机关披露的信息,顾春芳集资诈骗的事实分为两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1996年至2008年,顾春芳以从事羊毛衫、服装销售等生意为由高息集资,积欠高额债务;第二阶段是从2008年起至案发,顾春芳以煤炭经营等名义,提供虚假证明文件,向公众大量集资,造成巨额损失。

小服装店起步的女老板

1996年,24岁的顾春芳在常熟市开了一家名为“俏佳人”的服装店,在开店的同时她还从事羊毛衫外发加工生意。

1997年,顾春芳开始向他人借款,第一个借款给她的人是她服装店的女顾客许小姐,借给她100多万元,她的借款理由是羊毛衫外发加工生意需要周转资金。

这时的顾春芳没有什么资产,在常熟租房子住,也没有车,但许小姐出于信任还是放心地把钱借给她,“到2008年,她欠我大概700万左右”。后来,许小姐还介绍了她的姐妹、前夫等人借款给她。

顾春芳的生意一直在负债运转。她服装店的盈利很少,一年只有几万元,羊毛衫批发有点盈利,一年大概30万至40万元,这些钱还不够支付许小姐等人的利息钱。她只好继续向别人借款,就这样越借越多,资金漏洞也越来越大。

生意不好做,情感也不顺。结婚三年后,顾春芳和丈夫分居,后正式离婚,房子和车全归前夫。

从2000年开始,顾春芳和她父亲的同学、常熟市某燃料有限公司老板于某取得联系,他的公司是做煤炭生意的,顾春芳就开始将手头的闲散资金拆借给于某,同时也向她的一些朋友借了资金后转借给于某,这样大概合作了有6年时间,一直到2006年。

2003年,许小姐介绍前夫朱某借款给顾春芳。正是这笔千万元的借款,成了顾春芳的“滑铁卢”。

顾春芳说:“一开始我从事羊毛衫外发加工生意的借款亏损不多,我向朱某的第一笔借款2000万元却大量亏损,因为朱某借我这2000万元必须一借借三年,并且年息必须是35%,利息月月支付,而我将这笔资金转借出去是按照年息20%收取,而且利息是到期一并支付。”

为了能按时支付给朱某利息,她只能不断地向其他人借款,而这些新的借款又需要支付利息,到2007年年底,她所欠债务已经达到了本金合计8000万元左右。在2008年之前,她支付给债权人的利息大多数都是在年息30%到35%左右。直到案发,朱某手上还有一张1亿元的借条。

在这期间,除了和于某合作以外,顾春芳还和男友邹某一起在上海成立了一家进出口有限公司,做进出口生意,做了两年后搬回常熟继续经营,两人一直合作到2007年分手。

顾春芳自述和邹某合作做生意也没有赚到钱,只是拿回了她当时投资的100多万元投资款。倒是她在上海买房子小有斩获———房子转手赚到1300万元左右,其中的1000万元被她支付了债主的利息,剩余300万元买了一幢别墅。

大量借款拿去“做功德”

2007年下半年,顾春芳认识了陈某,由顾春芳的弟弟和陈某共同出资成立了苏州凯维隆贸易有限公司,从2008年开始,为了偿还之前的债务,顾春芳通过该公司以做煤炭生意为名大量高息借款。

陈某说,该公司主要是做铝金属业务,2009年底他和顾春芳的弟弟将公司的股份全部转给顾春芳。案发后顾春芳交代,该公司账户上的资金往来主要是拆借上面产生的,“公司成立的时候没有做到煤炭生意,到2009年开始才做到,2009年和2010年各做了1万吨左右,2011年做了2万吨左右,一共到现在为止做了4万吨左右的煤炭业务量,真实煤炭经营业务的资金大概在3000万元左右。”

很多债权人的印象中,顾春芳人靓嘴甜,全身名牌,气质高雅、出手大方。顾春芳“美女老板”的名气在外,朋友介绍朋友,她认识了很多在常熟比较有经济实力的老板,其中包括常熟某商厦老总韦某等人,她向这些老板借款,理由也都是做煤炭生意需要资金。

法院审理查明,顾春芳于2008年至2012年3月,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17.68亿余元,至案发时,尚有人民币4.5亿余元不能归还。

顾春芳没有记账的习惯,所有借款都没有记录,因为“我觉得看了那些借款的数字不舒服,看到欠款太多压力大,我宁愿看不到,这样我也能心安。我是自己麻痹自己。”

顾春芳说,她一年的开销在300万元左右,“珠宝我大概用掉了1300万至1400万元,古董家具、木雕、木化石,还有各种水晶、矿石等收藏品花掉了大概有400万至500万元左右”。除归还部分利息、用于个人挥霍之外,集资款还有一个重要去处——她拿去“做功德”了。

韦某和顾春芳共同拜一个藏传佛教的师傅,是一名活佛,有两个寺庙,韦某说:“2008年,我看到顾春芳平时吃用开销很厉害,买珠宝、买奢侈品,有次她给我看她买的3克拉钻戒,说价值几百万,一双名牌靴子要几万块。我看她太奢侈,就劝她做功德,我先后介绍藏区的师傅、台湾慈济基金会、九华山长生庵、四川弘法寺等地方或个人给顾春芳。”

“我在2008年、2009年分六七次向西藏阿日扎地区的一座藏传佛教庙宇捐赠了400万元左右,用于建造寺庙。2008年左右,我分两次将25万元人民币捐赠给了台湾慈济基金会。”2011年4月,早已债台高筑的顾春芳还汇款150万元给一位朋友,帮忙为她的“师傅”买一辆越野车。

“跑路”归国后首先整容

顾春芳是2012年3月3日中午离开常熟的,之前两天她已经有了外逃到新加坡的打算。2月份,去她家逼债的人已经很多,不得已,她将部分珠宝抵押给几名债主,她的一辆进口尼桑越野车被一名债主开去二手车市场卖掉,另一辆价值160万元的保时捷卡宴越野车也被另一名债主开走。“我认识一些人出事后就逃到国外,我实在撑不下去了,所以想逃避”,匆忙中,她只带了保险箱里一些现金,大概2万元美金,3万元新加坡币,3到5万元人民币。

3日下午3点多,顾春芳打电话给某外资银行的一名经理曾某,让对方到浦东机场送她,她说要去欧洲出差一个月。曾某看见她的机票是去新加坡,也没多问。

顾春芳“跑路”的消息在常熟炸了锅。3月9日下午,顾春芳的弟弟陪一名债主来到顾春芳居住的别墅,看见一楼家具、家电不知什么时候早都被搬光了,这名债主在二楼卧室一个抽屉里找到两包用黑色薄纱包裹的印章,打开发现是阜新矿业、常熟华联等假章,遂到公安局报案。

新加坡人口密集,假护照难办,顾春芳听从朋友建议,去了意大利,准备在那里等朋友把做好的假护照邮寄给她。但因为“良心不安,睡不踏实”,她没等收到假护照就回国了。

3月20日,顾春芳回到上海,向曾某借走其表妹的身份证,通过中介租了上海市长宁区一处房子。她准备在最短时间内把该看的亲友看一遍,还打算分几次整容,因为到上海后,一出机场就看见熟人,她害怕被人发现抓到。此时她已经在网上看到公安机关在通缉她,希望手术后回常熟看家人不被发现。

3月27日,顾春芳用假名在上海某整形医院做了眼角整容手术。

27日晚上回到家,她在看电视,听到敲门声,开门发现是警察,“当时警察就向我宣布了刑事拘留,我说要换件衣服,有个女警陪我,我换完衣服,趁那个女民警不注意随手拿起衣橱内原来放着的一把剪刀,然后快速跑进厕所,我用剪刀朝自己的颈部戳了一剪刀,再想戳时,那个女民警立即用双手抢过我的剪刀,这时外面的民警听见声音也赶上来,发现我颈部出血,就立即将我送至医院救治。”

2012年5月2日,顾春芳被常熟市检察院批准逮捕。2013年6月3日,顾春芳集资诈骗、合同诈骗、抽逃出资一案,由苏州市检察院向苏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。

法院审理认为,本案涉及的40余名被害人中,既有顾春芳的朋友,亦有朋友为其介绍集资的其他人;既有亲耳听顾春芳宣传自己在做煤炭生意、有高额利润可作回报后出借资金的,亦有听朋友宣传介绍后主动找到顾春芳要求出借资金的。对于主动要求出借资金的被害人,顾春芳从未加以阻止,客观态度表现为“来者不拒”,其集资诈骗所针对的是社会上的不特定对象。

顾春芳表示认罪服法,“我盲目相信算命人及周边人说的话,在心理上为自己构造了以后一定可以赚到大钱的谎言。我给这些集资借款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我很后悔,但是我已经无法挽回这些人的损失,只能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我”。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联系地址:上海市延安西路726号华敏翰尊国际广场13楼
Copyright © 2017 www.xxzlaw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方式: 13127891168 技术支持:网律科技